丹尼傳  Kuso戰紀

  (上篇)

  瑟瑟的寒風中,小丹尼扶著自己軟軟的雞雞,抽泣著。

  原來,小丹尼一直嚮往著成為一名偉大的射精師,可是在射精學園的招生考

試上,小丹尼卻怎樣也無法勃起了。

  「這小孩是來搞笑的吧!」「就是,還不如我們呢!」「他軟趴趴的雞雞隻

配用來撒尿!」

  圍觀群眾們的冷言冷語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內心,可憐的小丹尼哭得更慘了。

  沮喪的小丹尼灰溜溜的回到家中,明明他應該讓姐姐給他吸吮雞雞才對的,

可是他只是把自己鎖在了房間裡,空把擔心的姐姐晾在了門外。

  「我的弟弟啊,你怎麼了?是落選了嗎?沒關係的,明年可以再考一次!你

不要灰心啊!」

  姐姐在門外勸解道。

  然而她哪明白小丹尼的心啊——小丹尼一直以自己長長的雞雞為傲,一切自

信都依憑著自己長長的雞雞而存,這一次失敗,已經徹底將小丹尼的自信擊垮了。

  而那以後,小丹尼的自信也一直沒有重建起來。

  不知不覺中十年已經過去了,這段時間裡丹尼再也沒有過一次勃起,連晨勃

都沒有。他徹底放棄了成為射精師的理想,終日只是做著在城樓上站崗的無聊工

作,借著向女生的嘴裡撒尿來賺錢維生。人們甚至給他這個疲軟的尿液飲料機起

了個綽號叫「象鼻蟲」。他的生活處處都透露著絕望與死寂。

  而「象鼻蟲」丹尼呢,就幾年如一日的凝視著灰暗的天空,在腦內無限重放

著夢碎的回音。

            

    直到這樣一天來臨——

  和往常一樣,丹尼起的很早。他先用毛巾擦拭了自己的臉,然後咕嚕咕嚕地

將三大桶水喝下了肚子。因為他的姐姐已經被賣到了人肉市場,所以他也沒有家

人要服侍。僅僅是匆匆地用尿液喂飽了早市的老闆娘後,他就趕到了城樓上,去

為曉行夜宿的行人們提供便捷的水源。

  這一天的天色比以往更灰暗了,而且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當丹尼眺望到了

來自遠方天空的一群長著翅膀的裸女時,他簡直驚呆了。

  要知道,哈比少女這種生物已經在大陸上整整絕跡了八十年。只有頂級的射

精師才能解決這種可怕的吸精魔物,可是丹尼所在的卡農城就連七級的射精師也

只有兩位而已,剩下的都是八九級的射精雜魚。本來在卡農城幾百名像丹尼這樣

的撒尿手的支援下卡農城也算有著過得去的城防,可是哈比少女根本就不喝尿啊!

  丹尼「咕嚕」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後單手捧起自己肥長的雞雞,費力地塞回

褲襠裡。他反常的舉動讓周圍的撒尿手頗感詫異,因為那些撒尿手只會端著雞雞

胡玩似的選擇自己撒尿的目標,以尿進女生的鼻孔為趣,根本不會像丹尼一樣仰

望天空。

  「嘿,丹尼,你怎麼這就收工啦,往常你尿的可比這多啊?」旁邊的智多星

雅各用肩膀頂了頂丹尼。

  「有敵人來了,我們先撤吧。」丹尼低聲對智多星雅各說。

  「撤什麼撤啊?我又不是像你一樣的軟黃瓜。上個月來的那個女魅魔叫什麼

喀芭菈的都被我乾哭過,你要躲啊就自己躲去吧。」智多星雅各不以為然地擺

手。

  然而丹尼前腳剛走,後腳雅各便再也拽不起來了。哈比少女是世界上飛行

速度最快的生物,她們轉眼之間就已經落到了城樓上。雅各還沒來得及喊出救

命,便已經被饑渴的哈比少女們撕光衣服,用小穴抽幹了腎水而死。城樓上的其

他撒尿手也與雅各大同小異的撒手人寰了,兩分鐘之內整個卡農城裡的撒尿手

居然已經死得只剩下了丹尼一個人。

  而在城裡人剛剛發現這群異客的來襲,還沒有形成大規模的潰亂時,哈比少

女們就已經屹立在空中,開始對城裡喊話了:

  「請保持安靜!我們是有理智有品位有道德有身份的吸精者,之所以殺光了

你們的撒尿手,只因為我們遠道而來,神疲力乏。現在我們的狀態已經恢復得差

不多了,所以我們不會濫殺無辜。只要你們選出足夠優秀的射精師讓我們吸他雞

雞,他一個人滿足了我們,我們就絕不會屠城。」

  城裡的居民們在聽罷了哈比少女們的喊話後,沒有過多的為撒尿手們的死而

驚恐,只是為自己的生而慶倖。不一會功夫,便有八級的射精師自告奮勇走出了

人群。

  「老子叫做癡肥巨漢!常年被黑人大雞巴幹,老子整根腸子裡都是精液,腸

子還跟精索是通的,一準兒能把你們的腸子射滿!」

  這位真實姓名叫做陳清揚的八級射精師如是自我介紹道。

  「好,光說不練假把式,光練不說傻把式,你到底有沒有真把式,且叫老娘

沙比·魔月來試試!」哈比少女中的其中一名語畢便降落在了地面上。

  只見陳清揚與這魔月一陣肉光精影的真劍勝負令人目不暇接,不消片刻,陳

清揚便被沙比·魔月吸死在了穴下。

  「這胖子太廢,你們還有誰?」新勝的魔月虎盼著城內的眾人。

  城裡這幫孫子這下子也知道了哈比女郎不是八級射精師就能對付的了的了,

為了避免意外情況發生,兩名七級射精師一同出列了。為首的是個白髮漢子喚作

妖鳴,絕技是射出固態的精柱,削尖了能當劍捅人,其次的是外號「鹹魚」的卡

特爵爺,精液能當膠水給牆刮大白。此二人實力非同小可,即便在沙布拉吉帝國

裡也算是三流貨色。

  「哦?就是你們兩個嗎?」魔月不屑一顧地笑了笑。

  「你可不要欺人太甚!」妖鳴怒目道。

  「廢話少說,你們兩個一齊上,我們三個戰個痛快!」

  妖鳴和卡特爵爺當即便脫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剛猛的腱子肉,擀麵杖仿佛

的那話兒噹啷在腿間。魔月高抬起了自己的一條嬌腿,示意就算來個高難度體位

自己也不懼。

  弓箭紮進了腋窩,棉簽頂進了耳朵,與此仿佛的畫面效果——那話兒杵進了

那地兒裡。妖鳴佔據了前門後,「鹹魚」卡特旋即將魔月的後門用鐵門栓懟了個

瓷實。倆人各自拽著魔月的兩個翅膀,一邊狠幹著魔月一邊仿佛要把魔月的翅膀

生撕下來一樣。

  不一會兒的功夫,妖鳴和卡特就射精了。為什麼他們射的這麼快?因為想成

為一名優秀的射精師必備的兩個能力就是早洩和巨腎,身為七級射精師的妖鳴和

卡特都是早洩的行家裡手,所以他們十幾秒鐘就射了一點都不奇怪。

  只見妖鳴射出的精液在魔月的體內化作了實體,直將魔月的花徑、子宮乃至

胃都鑄地好似灌了鉛,肚子凸得比懷孕還驚人。妖鳴見魔月前面的小穴已經被封

的再也戳不動了,便將胯下的武器抽了出來,豪氣干雲的甩了甩。

  而卡特爵爺則在自己射精前便將那話兒抽了出來——他擔心自己的那話兒被

精液粘的和腸壁黏在一塊兒——魔月的屁穴被卡特的精液粘成了比頭髮絲還細的

小縫,連一喘一喘的屁眼式呼吸都沒了。

  躲在井裡的丹尼縮在潛望鏡後面,看得眼睛直發直。曾幾何時他也想要成為

這樣偉大的射精師啊,現在卻……只是個臨陣脫逃的膽小鬼。

  群眾中發出了一陣陣地歡呼聲,但很快的,這些歡呼聲被恐懼的驚叫代替了。

  被幹得腹滿腸合的沙比·魔月緩緩地直起腰來,她的小腹正以肉眼可見的速

度在消腫!

  白髮漢子妖鳴大吃了一驚,連忙擼了一管來穩自己心神,射了條精棍捏在手

裡。

  又有誰敢相信呢?這沙比·魔月竟然掌握著魔物娘的絕學,吸入淋逼!她的

前穴裡可以生成一個小型黑洞,只有她自己的肉體才不會被黑洞吸入,現在別說

妖鳴射出來的固態精栓了,連地上的土都被沙比·魔月吸進了淋逼裡!

  「放心,還有我呢,」卡特爵爺堅定地說道,他具備粘合作用的精液並不怕

被淋逼吸走。

  魔月卻只是傲慢的搖了搖頭。她的屁眼忽然之間消失了,又生成了新的屁眼。

  「哈比少女可不需要肛門來排泄!我們的後穴是用來讓我們自己爽歪歪的,

想有就有,想沒就沒,根本不是破綻!」

  完全沒有理會卡特這條再也翻不了身的鹹魚的反應,她向同族們示意整個卡

農城裡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人,隨後哈比少女的屠城便開始了。  

 (下篇)

  就像他是唯一僥倖脫險的撒尿手一樣,丹尼也是唯一倖存下來的卡農城居民。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感謝自己的陽痿身份,多虧了自己無法勃起的體質才躲

過了哈比少女們的吸精屠殺。城裡的女性則盡數被轉換成了新生代的哈比少女,

丹尼得以活命也與她們為這個靦腆勤奮的男生求情有關。

  此刻的丹尼正跨坐在早市的老闆娘背上,隨著哈比少女的征程前進。

  「多謝你的好意,可是我只知道你是早市的老闆娘,還沒有問過你的名字。」

丹尼說道。

  「哈哈,妃兒,看啊,你媽飛了!——你成天給我喂尿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嗎?

你該知道我叫酣,醉,姬,吧。」老闆娘說道。

  「原來你叫含一嘴雞扒啊……那我就叫你雞扒姐好了。雞扒姐,我們這是要

去哪裡啊?」

  「這名字怪怪的……她們說是要吸幹這個沙巴拉吉帝國所有強大的射精師,

來證明哈比少女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種族,可我家小妃兒叫做哈比少女還算合適,

我就不太該這麼叫了吧?」

  「別這麼說,雞扒姐,你看著可年輕了,除了胸大了點兒,別的哪個地方看

著都像是少女。」

  「嗯~你可真會說話。老娘今天是過足癮了,又飛了一把,又聽到你個小夥

子誇我奶子大還年輕,不錯。等落地了幹我一回啊?」

  「這個……恐怕不行,我下面硬不太起來。」丹尼尷尬地說道。

  「喔,忘記你外號是象鼻蟲了。」酣醉姬的語調很是諧謔,很明顯她並沒有

忘記丹尼是個軟黃瓜,這裡她僅僅是想嘲弄一下丹尼而已。

  丹尼作為小小的報復,使勁兒捏了一下酣醉姬的奶子。

  「嘿,別鬧!」酣醉姬小聲驚呼,她的身形險些沒墜下空中,廢了很大的力

氣才在天上穩住自己,「現在老娘飛的還不穩呢,你想摔死老娘啊?」

  「反正我只是象鼻蟲而已啊。連滿足女生都做不到,我這樣的廢人才殺不掉

雞扒姐你呢。」

  「誰說你滿足不了女生啦?」酣醉姬反問道,「現在你坐在我的背上,雞雞

順著我肩膀耷拉下來,像根樹上掛的老藤一樣,就你這麼長的雞雞,不用硬也能

把我女兒從穴到嘴捅個對穿啦。」

  「可是這樣女孩子又不會爽……」

  「誰說女孩子這樣就不會爽?你的雞雞那麼粗,拋進小穴裡如同又粗又大的

電纜在礦井裡穿梭一樣,來來回回的動彈好像幹抹布一樣猛擦我穴裡周遭的癢肉,

一邊擦一邊放電,當然嗨死啦。你還真把那些男生嫉妒你的話當真了啊。」

  丹尼很是愕然,然而隨後他便在與沙比·魔月的實戰中明白了酣醉姬所說的

話的含義。

  那是一個怎樣的晚上啊?雖然丹尼根本就沒有硬起來,卻只見魔月把丹尼的

長條肉鞭安在穴裡,硬生生從她的喉頭拽出來了丹尼的龜頭,好比螺絲上的螺帽

一樣一邊左右扭動一邊上下挪騰,手上給口中冒出的龜頭打著飛機,從小穴到食

道處處都在發出摩動的淫靡聲響。妖鳴和「鹹魚」卡特那種七級射精師都沒能送

到絕頂的魔月,就這樣在丹尼的通條上去了二十多次,丹尼自己都驚呆了,原來

自己還可以這樣滿足女生。

  次日清晨,達到了二十多次高潮的魔月心滿意足的升天了,就這樣,象鼻蟲

丹尼甚至殲滅了他人生中第一個奸滅的女生!目睹了這景象的哈比少女們全都震

驚了,只有酣醉姬是在以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壞笑。

  一個又一個哈比少女奮不顧身的踴躍投入到了與丹尼的戰鬥中,卻都被戰鬥

力爆表的丹尼幹得化作了天邊的霧氣,真是太嗨了。一個上午的功夫,哈比少女

就只剩下酣醉姬和妃兒兩個了。

  「呐,丹尼,要我們母女一塊兒上嗎?這也算報答你每天清晨給我喂尿的恩

情了。」酣醉姬問道。

  「不用了,雞扒姐。」丹尼按捺住了自己想要插死酣醉姬的感激之情,「你

和你女兒還剛成為哈比少女不久,還沒有和足夠多的射精師玩過,世上還有很多

新穎的雞雞等待你們品評,等你們玩夠了再來找我吧。」

  「好的,你的雞扒姐的小穴永遠等著你哦!」酣醉姬說完,便振翅飛到了空

中,「——看呐,妃兒,你媽又飛了!」

  丹尼默默將這感人的飛媽景象記在了心中,隨後開始了他獨自一人的旅行。

  這時丹尼踏上的是一條遙遠的行程。他踏上的行程是回家的路。回家的路永

遠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路,丹尼就走在這樣最遙遠的路上。別看哈比少女僅僅是飛

了幾天而已,哈比少女是世界上最快的飛行生物,比老母雞飛得都快。丹尼想要

走回卡農城少說也要走上個半年,但他還是咬牙堅持下來了。

  三年以後,丹尼回到了他的家鄉,這時的卡農城已經又聚攏了幾千個居民,

人們看到大長吊的丹尼,還以為出現了新的男性怪物。

  「不,我不是怪物。」丹尼這樣說道。

  「那你是射精師咯?」卡農城的新城主帥哥紫丁香問道,「這麼大的下體,

至少也是四級的射精師吧。」

  「不,我也不是射精師,我僅僅是一介小小的撒尿手而已,我叫丹尼。」

  「喔,原來你是撒尿手啊!卡農城過去有很多撒尿手,但是現在撒尿手只有

十餘名不到了。連我這個城主都時不時要參與撒尿,你來了就太好了。卡農城歡

迎新的撒尿手!」紫丁香宣佈道。

  於是在夾道的歡呼中,丹尼榮歸了故里。

  由於尿量奇大,尿味甜香,為人既有自信又有威嚴,丹尼很快就成為了新卡

農城裡的撒尿手頭目。他依然喜歡眺望天空,但當他的迷妹們圍在城樓下渴求著

他的尿液時,他也不介意給那些女孩子灌去滿腹酸爽。

  太陽底下的生活並沒有讓丹尼遺忘掉那些黑暗中的慘況。他時刻都在磨礪著

自己的戰鬥技法,儘管是在神不知鬼不覺時,儘管沒有其他任何人洞悉了他戰士

的心。

  不久後,新的入侵者來了。那是怎樣的一群入侵者啊,她們儼然是這個世界

上現存的最強的女生——死宅女軍團!她們比男生還諳熟男生的性技戰方式,她

們中的每一個死宅女都要四五名帝國中最頂級的超射精師才能征服。

  這,就導致新卡農城岌岌可危了。卡農城現存最強的射精師也不過是城主紫

丁香這個二級射精師而已。紫丁香懷揣著必死的覺悟走出了城。

  「諸位死宅女們。」紫丁香咬緊牙關說道,「我是這個城中最強的射精師紫

丁香公爵。我的超能力是超時空射精。現在你們每一位的蜜壺裡都灌滿了我在未

來所射的精液,既然你們已經吃飽了,還請即刻便離開小城,奔著帝都上路吧。」

  然而一干死宅女並沒有領情,她們只是索求著更多。

  「好的,你們不走是吧……」紫丁香公爵臉色發白,站姿已然不那麼扎實了。

「那麼,現在,我紫某人二十年份的精液都已經灌進你們的蜜壺,你們可以走了

吧!?」

  死宅女們仍然沒有退卻,她們盯著紫丁香公爵的眼睛流露出了無盡的貪婪欲

望。

  紫丁香公爵單膝跪在了地上,原本深紫色的帥氣頭髮瞬間變得灰白,他緊咬

著嘴唇滲出鮮血,慘然說道,「我已經把我一輩子的所有精液都射在了你們體內,

這樣還不夠嗎!」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靜。紫丁香仰天長歎,橫然死在了城前。

  新卡農城裡面的男人大多都驚呆了,少數醒過來較快的人則選擇了率先開溜,

隨後逃跑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撒尿手們也開始逃跑。

  「隊長,您不跑嗎?」一名撒尿手在逃跑之余扭頭向丹尼問道。

  「不,這一次,我不會再做懦夫了。」丹尼說道。

  「別傻了,隊長!您只是個撒尿手而已,她們可是連城主那個二級射精師送

上生命都不肯挪窩的癡女啊,您對我們那麼好,快跟我們一起走吧,您依然能過

上好日子!」

  丹尼搖了搖頭,因為勇氣已經充斥於他的胸中。

  很快的,丹尼便走下了城池,開始了與死宅女們的酣戰。

  起初,卡農城的人依舊是在逃跑,然而見死宅女們半天都沒有追上來,他們

也停下了自己逃跑的步伐。有個別膽大的城民回到城樓上向下望,想知道是什麼

事拖住了死宅女們緊逼的腳步,卻只見已經有大半的死宅女都已經被丹尼幹的口

吐白沫暈死在了地上,正逐個化作星屑一般的華美粉塵,而丹尼還在用手拽著通

過了一名死宅女的體腔的自己的龜頭,上下搓動,仿佛在用那種長條的搓澡巾給

死宅女的體內搓澡。

  這些城民們把消息告訴了還在逃跑的城民們,那些逃跑者最開始還抱有懷疑,

然而很快的整個卡農城的所有城民都站在了城樓上,圍觀著丹尼幹死這些死宅女

的神奇景象,大家都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曾經的象鼻蟲小丹尼,就這樣成為了拯救新卡農城,乃至整個沙布拉吉帝國

的英雄。

  因為事後經過沙布拉吉帝國最頂級的專家學者的計算,得出了如果這些死宅

女沒有被丹尼阻攔,那麼整個帝國的所有男人無一例外都會被死宅女們吃幹抹淨

的結論。

  作為帝國的大英雄,丹尼被授予了子爵爵位,帝國的皇帝帕奇還想要授予丹

尼榮譽射精師的稱號,以表彰他即便不能射精但也能作戰消滅女生的功勞,卻被

丹尼婉言謝絕了。

  「我並不是射精師,我僅僅是一介撒尿手而已。今天我在這裡想要證明的是,

男人即便不能射精乃至不能勃起,也可以負擔得起自己對帝國的責任,也可以很

強。」

  隨後丹尼組織建立起了聞名遐邇的大吊兄弟會,現在我們大家都知道的大吊

士就這樣出現在了歷史上,並且與射精師一道肩負起了守護帝國邊疆的責任,陽

痿和早洩便是這個國家的最極兩強。

  很多年後,飽嘗了男人的酣醉姬和妃兒找到丹尼,希望被丹尼嗨死,但此時

的大吊士丹尼已經能夠掌控自己恐怖的力量了。他確實讓酣醉姬和妃兒嘗到了與

死亡仿佛的快感,但他並沒有擊殺酣醉姬和妃兒,而是娶了這兩名對自己有恩的

母女為妻。從此以後,丹尼和酣醉姬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