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嗜好

第一章  初見月兒

  我很有錢∼真的很有錢∼除了有錢以外,我還很帥∼真的很帥∼不但帥,我

還很年輕∼真的很年輕∼我而且很有學問∼真的很有學問……

  這就是我方天名∼一個在家上網賺錢擁有一億身家的單身漢∼一個1米92

身高長得像男模的單身漢∼一個只有25歲的單身漢∼一個擁有博士頭銜的單身

漢∼我一年前由學校畢業,在校期間由於給朋友的公司參股賺了不少錢,曾經在

學校引起不小轟動。

  畢業後因為我這個人愛靜,所以在遠離市區的清水河畔買下一棟別墅。這時

我又參股一家名氣很大的廣告公司,但是我很少去公司裡,平時就在家用電腦給

公司設計一些廣告。由於父母在遙遠的老家,所以我是一個人住。時間一久我覺

有點寂寞,感覺少個人陪我。在學校有不少女孩子追,但是那時我很注重我的學

業,所以沒怎麼搭理她們,再說她們大都愛我的錢……

  我所在這家廣告公司的董事長是我一位死黨,我參股後他本想叫我當總經理

的,被我拒絕了,因為他們的總經理劉華幹得很不錯,我很欣賞他,所以就繼續

讓他幹下去,我就掛了一個顧問的空銜。其實在這個公司裡我的股份僅次於董事

長,而劉華對我不當總經理很感到很意外,但是對我這個人他就不得不佩服了。

  今天是我三個月以來到公司的第一天,這裡的員工都沒見過我,也不知道我

真正的身份。我對這點很滿意,我曾經給劉華打過招呼,我向他要了一個設計部

的工作證,這樣便於向下面瞭解情況。剛在公司裡轉了一小會兒劉華便打電話給

我,我於是轉到沒人的角落。

  「什麼事?」我說道。

  「公司進新人了,你要去看看嗎?」劉華用商量的語氣問我。

  「好,給我安排一下,我這就過去。」

  「來我這裡。」劉華掛了電話。

  十分鐘後我帶上人事部的工作證向會議室走去。來到會議室,有80名應徵

者等著我。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主試官,我們今天招募的是一名經理助理,兩名文

員,好,大家按順序來。」我向應徵者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

  工作忙而有序的進行著,今天的應聘者居然沒有人達到我所要求的經理助理

的條件,文員倒是可以挑出一大把,我開始焦急起來,於是決定重來一遍試試。

  第二遍進行到一半時我擡頭在人群中發現一個人,一個讓我心跳的女人。她

鼻子,淡紅的薄唇,如雪的貝齒,如玉的耳垂。她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露出一

段細皙的頸,堅挺的酥胸,美麗而結實的臀部,修長的腿,單薄的身子讓我為之

憐惜,我心跳得很厲害,整個人呆住了。

  她發現我在看她,對我微笑了一下,我頓時如遭電擊一般,思想裡只有「我

的……我的……我要讓她嫁給我……」

  「喂∼你沒事吧?」正在應試的人把我拖入現實裡來,我這時已經是心不在

焉,只想加快速度篩選好讓她早點坐到我面前來。

  「我叫月兒,是上海交大畢業的……」美女向我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

  「終於到她了。」我又開始盯著她胡思亂想。

  「喂,你怎麼了?」美女皺著眉打斷我的思路。

  「你過了。」我站起身來。

  「過了?我還沒考呢!」她有些吃驚。

  「你們回去等通知,月兒你明天早上九點準時來上班,經理助理。」我向人

群和月兒分別交代。

  「你媽的,怎麼搞的。看見長得好的女人就這樣亂來,你們公司可真是不像

話。」人群在散去的推嚷中不時爆出不滿的聲音。

  我聽見這樣的話很尷尬地杵在原地,月兒則側著頭對我微笑著,她的笑有點

讓我捉摸不透。

             第二章  邂逅小茹

  我第二天早上八點破天荒的出現在徐強面前,他是從小和我一起玩到大的,

比我大兩歲,是兩家大公司的老闆,這家廣告公司只是其中的一家。

  「你小子,昨天怎麼搞的,這樣亂來,我正要找你,你這兩天發什麼毛病?

今天還起得這樣早,平時不是不到中午不會起床的嗎?」對於我的出現他明顯摸

不著頭腦。

  「我要當官。」我給他來這樣一句。

  「不像你呀,怎麼回事?給我說說。」他指了指沙發要我坐下來。

  我把昨天的事手舞足蹈的給他描述了一遍,他聽了兩眼直放光。

  「我去看看,長得真的那樣好?如果真的是極品不如讓給我吧,反正我也是

光棍一個,和你一樣。」他沒發現他說的話對我簡直是一種威脅。

  「你敢,你要打她的歪腦筋我就撤股。」我這個死黨我是知道的,條件和我

一樣,而且長的也不錯,和我競爭的話勝負難料。

  「好,怕你,我絕對不敢有非分的想法,別這樣認真,跟你開玩笑。」他看

了看我,並掂量了一下我的態度,知道我是認真的,於是收斂了笑臉,對我作出

保證。

  「說吧,要什麼職位?我安排。」徐強說道。

  「經理,經理助理兩個。」我對他說出心裡的想法,他瞇著眼睛不斷點頭。

  事情像所想的那樣順利,我當上接待部的經理,月兒當上了我的助理。一個

月過去了,我每天沈浸在月兒銀鈴般的笑聲中,她對我獻的慇勤總是那種琢磨不

透的微笑,讓我很難再進一步。

  不過她的辦事能力卻讓我大吃一驚,每次的談判總讓她在笑聲中取勝。劉華

很欣賞她,在不明情況的情況下把她升為了策劃部的經理。她很開心,說要請我

的客,我有苦難言,只好又求徐強把我降職為經理助理並調我過去,月兒知道我

降職後還要為我打抱不平,真好笑。

  一天我和月兒去海夜大酒店見一名要求更改創意的客戶,這個姓馬的大胖子

真不是個好東西,當我不存在似的對月兒大獻慇勤,並不懷好意的勸酒,我說我

從不沾酒他就大發脾氣說我不懂好歹要我出去,我按捺不住一把揪住他的衣領,

就要付之老拳,月兒勸住了我。

  「你出去等我,我一會就來。」她冷冷的說道。

  「不!」我拒絕她的要求。

  「給我出去,我要陪馬先生喝酒。我是你上司,你必須無條件服從我。」她

冷冷的命令道,冷的讓我心寒。

  「我走!」我發現我不懂她在想什麼,她傷我很深。我鐵青著臉離開。

  我站在房門外,只要有求救的聲音我一定會衝進去,但是只有月兒和馬混蛋

的笑聲,碰杯聲,竊竊私語聲,令我發狂,我抱著頭蹲在地下。房門終於開了,

月兒醉熏熏的出現在我面前,我連忙扶著她並向房間裡面望去,馬胖子醉倒在地

上,四腳朝天的躺著。

  「合約,給。」月兒把合約交給我,我心疼極了。

  「你家在哪?」我把她扛在背上。

  「我沒有家。」月兒的聲音從我背上傳來。

  「那你住哪裡?」我有點不明白。

  「去你家吧,我頭好暈,想不起來,不過別使壞,我不喜歡男人。」我真被

她的話搞糊塗了,只好背起她回家。

  我把她放在睡房的床上,看著她可愛的睡姿我親了她額頭一下,「你不要使

壞喲。」她的話在我腦中迴響起來,「想什麼呢。」我拍了拍自己的臉,走向另

外的睡房。

  「起來,懶蟲。遲到了。」月兒拎起耳朵叫醒了我。

  「你不喜歡男人?」我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是的,我不喜歡,我只喜歡女人。」月兒黯然的坐了下來。

  「為什麼?」我有點惱怒。

  「我也不知道,我和我男朋友分手後就這樣了。」月兒看著我道。

  「男朋友?」我不能成為她的第一個最愛,有點心酸。

  「是的,那以後我對女人充滿了幻想,好像我也是男人。以後我們只能作兄

弟,對不起。」她期望的看著我。

  「可能嗎?」暈,我和我最喜歡的女人做兄弟?我有點搖搖欲墜。

  「可以的,你只要不把我當女人,那我們就是最好的兄弟。」她還在款款而

談,全然不顧及我的感受。

  算了,以後再改變她吧。我默默點點頭。

  「謝謝你!」她忽然高興起來。我真是#!¥!¥%!……

  「你帶我去找你以前的男朋友好嗎?」我現在就要改變她。

  「去幫我報仇?好呀!那陣子我很難受,我們去整整他,強姦她女朋友。」

她握緊拳頭恨恨道。(什麼呀!喂∼月兒同志,你還是美女呢!想什麼呢∼#¥

%-* ¥#.%%……)

  「我去請假。」我拿電話……

  「月兒,我們已經分手了,別再糾纏我了。」

  「我們是來找你女朋友的。」月兒大聲道。

  我看了看這個四眼的男人,還不錯,挺帥的,我心裡有點安慰。他身邊的女

朋友卻讓我跌破了眼鏡,也是一名絕色呀!高挑的身材,豐盈的胸部,長長的秀

發,秀麗的臉頰,水靈的眼睛,性感的朱唇,曲線一流,長相一流。

  「我就是!有什麼事?」這個叫小茹的女子回答道。

  「我們要……唔……唔……」我怕她又說出不經大腦的話來,連忙堵住她的

嘴。

  「你可以跟他分手嗎?」我向她亮亮幾個姿勢,展現我的男性魅力。

  「你有錢嗎?」她說道。

  「小茹,你……」四眼有點焦急,但是小茹用手打斷他的話。

  「有。」我回答道。

  「給我五千。」

  「好的。」

  「我出一萬。」四眼大叫起來。

  「我出三萬。」我冷眼看著他,小四眼卸下氣來。

  「拿來。」

  「給。」我掏出錢遞給小茹。

  「謝謝,我現在和他分手。」小茹對我說道。

  「小茹,我真的喜歡你,不要走。」四眼哭喪著臉。

  「這是還你的錢,我不喜歡你。」小茹把三千給了四眼。

  「你這女人好壞,給你多少錢陪我和這個哥哥上床?」月兒發了話。

  這時我看見小茹的肩膀顫抖了一下,她緩緩回過頭來,「十萬一次。」

  結果真是令人意外。

  

            第三章 我第一次的春天

  我帶著兩個漂亮妹妹回到我的住所,月兒這個小妮子從一上車就對小茹不停

騷擾,不停的小聲對她說著什麼,而且那雙小手上下糾纏著小茹,下了車後兩人

倒在我客廳那張舒服的床上∼我看見月兒的手隔著衣服正在摸著小茹的乳房,小

茹不停的扭動身子反應著。抿著小嘴的姿勢誘人極了。

  月兒回頭看著我問道:「帥哥要來嗎?」

  「我現在只想要你,其她的我不想。」我說出我心裡的想法。

  「那是不可能的,我對男人沒興趣。」月兒低頭吻著小茹含糊的回答我。

  「那我就不參加了,你繼續。」我也生氣起來。

  月兒不管我,她還在忙著她所做的事,我看著兩個小妮子玩得起勁,我都有

點控制不住的感覺,但是我真的很想上月兒,所以為了怕等會情勢會失控我只有

先離開這裡。

  看到我想走,月兒對著小茹耳語道:「名哥哥要走了,你捨得嗎?」

  小茹被月兒弄得有了想要男人的感覺,聽了這話連忙爬起來搶在我前面堵住

了門。「名哥哥別走!小茹不漂亮嗎?你就那樣不喜歡小茹?」小茹很激動,小

臉漲得紅紅的。

  小茹激動的時候很漂亮,她的胸脯會因為情緒而上下起伏,而且剛才被月兒

弄得衣衫不整的,那短褲下露出的白皙長腿令人暇思,說句實話,其實小茹長得

比月兒不差,像身材比我喜歡的月兒要強許多,但是我卻喜歡月兒,這是為什麼

我也不明白。

  「不是的,小茹我喜歡那個……」我話還沒說完,小茹蹲在我身前拉開我褲

子的拉鏈,我驚異的看著她,她小心的扶著我的小弟弟擡頭害羞的看著我:「男

人都喜歡這個對嗎?」

  我還沒回答她她已經把我的小弟弟含入口中,一陣暈眩感直衝我大腦。這對

我簡直是太刺激了,理智被慾望擊敗,我抱著她的頭,讓她溫柔的小嘴為我服務

著。月兒看著這一切笑著走過來,她抱著小茹撫弄她的身體,吻著她的耳垂。

  不一會我的小弟弟已經堅硬如鐵,我一把抱起小茹走向床上,我把她放在床

上摟緊她貼上她的唇。她溫潤的小舌尋了過來,像是要融化在我的口中。我的指

頭輕輕的褪下她的內褲,她害羞的埋在我懷裡小聲說:「我幫你。」說完她用手

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我也伸手褪著她的衣物,她紅著臉一言不發。

  我和小茹光光的相對在一起時,月兒在旁邊坐了下來笑著看著這一切。我心

裡有點發慌,我還是處男,今天我在我最喜歡的人面前幹這種事情,真是太離譜

了。而我的對象又是那樣出色的美女。

  「我是處男,你可以溫柔點嗎?」我實在摸不清楚小茹跟多少男人有關係,

先打一聲招呼,免得……

  小茹本來很害羞的,聽了這句話笑了起來,擡起頭來用欣喜的眼神看著我點

了點頭,旁邊的月兒聽了先是一愣,隨後爆出一陣大笑,整個人笑得縮在床上,

我撓撓頭皮:「我本來就是嘛。」

  先不管月兒了,我用手把小茹按在床上,把小弟弟對準小茹的小穴,把身體

壓了下去,我覺得我的弟弟好像穿過什麼進入了小茹的身體,進入了一個緊湊而

舒服的空間。

  身下的小茹大叫一聲「疼」,她的身體痙攣了一下,我這時心裡咯噔一下,

但是隨後釋然起來,心裡想:「小茹挺賤的,為了錢什麼都做,而且還主動對我

什麼什麼的,絕對不會是處女,不過裝得挺像那樣一回事。」

  我按住她的手,下面的身體對她大力抽插,但是底下的小茹哭著喊著拚命身

體扭動像要掙脫我似的,她不斷捶打我,雙腳亂蹬,最後張開小口狠狠的咬在我

的肩頭,月兒好像在旁邊看見了什麼,也慌忙想把我拉開。可是我很舒服∼真的

很舒服∼第一次接觸女人讓我停不了手,我緊緊抱著她,壓著她,大力的抽動我

的陽具,很快我受不了這種刺激癱趴在小茹的身上感受我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當我虛脫時小茹拼盡力氣把我從她身上推開,像發瘋似的撲到我身上又撕又

咬,我身上還立刻出現了幾道血痕,我發火了一下把她推倒在床下,這下子她傷

得不清,躺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你看看你做了些什麼?」月兒看不下去了,走到我面前狠狠的給我響亮的

一耳光。我被打蒙了,當我順著月兒的目光向床上看去時,發現淩亂的床單上有

著一灘鮮紅的血跡,我還看到小茹的雪白的雙腿間也有一條明顯的血跡。而小茹

此時咬著牙想從地上爬起來,可是好像傷到哪裡了,她的努力始終是徒勞。

  「小茹,對不起。」我終於明白了,我慌忙向小茹道歉,我抱起地上無助的

她放在床上,並向盛怒的月兒求助道:「月兒∼給小茹穿上衣物,我們馬上去送

她醫院檢查。」

  淩志在馬路上飛馳著,月兒回頭問我道:「她睡著了嗎?」

  我點點頭,憂慮的看著懷裡的小茹,小茹好像在我心中的價值和先前不一樣

了,我不知道是因為她是處女還是因為其它的,反正我現在對小茹充滿了憐惜。

  「醫生她怎麼樣?」當醫生檢查完小茹後我焦急的詢問道。

  「沒什麼∼只不過傷到了腳筋,用點藥休息兩天就好了,你送她回去吧。」

醫生不知道他說的話有多麼的危險。

  「不行,一定要留院觀察,如果她出什麼事,你就會出什麼事。」我一把揪

住醫生的衣領把他拎了起來,月兒拉著我的手要我放開這個可憐的醫生,小茹也

吵著要回家,頓時醫院嘈雜起來。

  「你放手,笨蛋!你又幹什麼蠢事!」

  「不放,他一定要對小茹負責,要不然我掐死他。」

  「我要回家,醫院的味道難聞死了,再說你沒有權利管我。」

  「小孩子閉嘴,你一定要住院。」

  「她真的沒什麼事呀!你不要衝動,你既然錢多的話,我還巴不得讓她住院

呢!」

  我聽到醫生應承了我的要求就把他放了下來,小茹噘著嘴剛想再吵月兒伸手

按住她的肩膀用眼神制止了她。

            第四章 兩個美麗的童話

  這幾天我和月兒在醫院裡陪伴著小茹,我們相處得很愉快,我很快成功的消

除了小茹對我的隔閡,不過我看最開心的人應該是月兒,我給小茹說笑話、講故

事、喂東西吃,她只要一有機會就趁機摟著小茹放肆的佔便宜,小茹好像對這頭

女色狼一點也沒有防備,我都有點擔心起來。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想不明白,那就是小茹為什麼那樣喜歡錢,這MM好像對

錢有一種特殊的要求,為什麼說是特殊呢這是我從她的裝束看出來的,她的臉都

沒用什麼化妝品,穿著很好看但是也不是什麼名牌,身上沒有首飾甚至連手機都

的問號,不過一個新的想法醞釀而出。

  「月兒小朋友過來,我有話說。」我對賴在小茹床上的月兒微笑道,月兒沒

好氣的爬起身來……

  今天是小茹出院的第一天,我和月兒陪著小茹漫步於城市的大小商場之中。

我和月兒在醫院就想要補償小茹一下,讓她更開心些,但我們怕她拒絕,於是就

和她打一個賭,結果當然是我和月兒「輸」給了她,所以……

  「就這件。」我對服務員指著一套漂亮的長裙說道。

  「你瘋啦!要六萬九,你要逼窮我?」月兒一看上面的標價抓狂了起來。

  「這可是小茹看中的,你想賴皮?」

  「她哪裡看中了?她都沒說話來著。」

  「我可是看見她一進門眼睛就望著這件長裙的。」

  「我沒有呀!而且也很貴,還是不要了。」小茹否認了我的話,可一雙眼睛

已經背叛了她。

  「小茹都說不要的,不要獻那樣貴的慇勤,你這個白癡!」

  「一定要,小姐請給我們包起來!」我對服務員下命令道。服務員一看真要

買,笑得合不攏嘴,手忙腳亂的給我們包衣服。

  「我沒錢!我最多出五千,其它的你給!」月兒看見熬不過我,想出一個辦

法。

  「嘿嘿!月兒我可是看見你昨天領薪水的呀,這你可混不過去呀。」我笑瞇

瞇的識破她。

  「但是我要買瑞金的衣服穿呀。」月兒生氣的分辯到。

  「月兒姐姐你要買給誰呀?」月兒好奇的問到。眾所周知瑞金是一家知名的

男士專賣店。

  「自己穿的,我想買好久了。」月兒回答道。

  「什麼什麼?你不是有毛病吧!女孩子穿什麼男人衣服?」沒等小茹反應過

來我就吼了出來。(她究竟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真是。!¥#!%!!#¥)

的嘴,這裡人很多我還真怕她說些什麼話來。「我怕你!我出一半好不好?」我

真拿她沒轍。(其實我可以完全買下來,但是花錢多了怕月兒懷疑我。只好和她

磨磨嘴皮子。)

  「不好∼你出四萬吧。」月兒皺皺眉頭想了想回答我。

  「你好黑呀!你的職位比我高,領薪水比我多,比我有錢呀!為什麼只出這

一點?」我有點好笑,月兒還真不好對付。

  「可是你比我有積蓄呀,而且你還是男人,我不是女孩子嗎?」月兒狡猾的

回答道。(哈哈!賴不過去就想用這招蒙我,剛才誰還說要買男士衣服來著?)

我搖搖頭只好乖乖給錢,小茹大叫一聲跑過去興沖沖的取她的禮物,月兒也是一

副得意的樣子。我覺得我好像一頭什麼來著。

  這是小茹出院的第二天,由於小茹已無大礙,我和月兒必須回去上班,所以

我們就沒有去邀小茹。我和月兒埋著頭趴在桌子上規劃著一個新的方案,這時有

人敲門走進來。

  「你們好!我是新來的秘書,現在給你們報告。」美麗的女聲從耳邊傳來。

我們擡起頭來看見小茹站在面前。

  「小茹!我好高興見到你,你怎麼到這裡上班來了?」月兒高興的跑過去拉

著小茹的手。

  「我是你們董事長找來的,他說他可以安排我弟弟去治病,但是要我來公司

上班還帳。」小茹給月兒解釋道。

  「你弟弟病了嗎?我怎麼不知道呀?你從來沒說過呀?」月兒很關心小茹。

  「我弟弟很小就有心臟病,最近需要一筆錢治療,所以……」小茹看看我,

我一陣心虛。

  「那董事長你認識的嗎?」月兒很好奇。

  「不認識呀!昨天才見過他。」

  「那董事長怎麼會去找你,難道對你他不安什麼好心?」月兒迷惑起來。

  「咳∼咳∼」徐強不知什麼時候走進來的。

  「董事長好!」我們三個起來向他打招呼。

  「我作事情從來不作解釋,不過我不會打她的主意的,你放心,還有這是你

們的獎金,你們的上次的合約讓我很滿意。」徐強把兩個信封遞給我們。

  「董事長你的脖子!」月兒發現徐強的脖子上有一道傷痕,好奇的問道。

  「哦!沒事,那是被一個瘋子掐的∼好了!我要走啦!你們忙吧!」徐強擺

擺手回頭搖搖晃晃的走去。事情和我所想一樣,我對我自己的計劃得到完美的實

現感到很開心,我派人調查了小茹家的情況知道了她愛錢的真正原因,後來我找

到徐強要求他幫我解決小茹的困難,這小子跟我說什麼原則,真是好笑。在我強

大的掐力壓迫下他只有無條件答應,我望著徐強離去的背影露出得意的微笑。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三個變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小茹也知道了月兒的情

況,她不但沒有厭惡月兒的意思,反而和月兒處得像姐妹一般,對於月兒愛占便

宜的小習慣都接受下來,看得我都眼紅,再這樣下去我都不知道小茹會不會變成

第二個月兒。

***********************************

  註:感謝大家對小弟的支持,小弟重新對第一次的發文又排了一次版,希望

大家能耐心的看下去,我適當的對文章的情節做了一些修飾,把女主人公的名字

改為小月,為了完善劇情這幾章都沒有H情節,到第六章時才會出現,為了讓大

家看到最精彩的情節,我會不斷完善主人公的性格。

  大家覺得我寫的東西像童話那我只有付之一笑咯,畢竟那是我個人的風格,

畢竟我覺得色文是介乎真實和幻想之間的東西,最近我為了這篇文章基本做到了

廢寢忘食的地步,我的構思是很龐大的,估計很可能成為一篇長篇。最後再說一

聲∼謝謝大家支持小弟!

***********************************

            第五章  難以寸進

  我在一處有著浪漫音樂和迷幻燈光的廣場上看到小茹和月兒向我走來。

  「天名,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我的月兒。」

  「那你抱緊我,抱緊點,用力抱緊。」我緊緊的抱緊月兒。

  「你騙了我,我喜歡你,你難道不知道?」小茹傷心欲絕的質問我。

  「對不起,我是真的喜歡月兒的。」

  「那我呢?那我呢?」

  「我也喜歡你,真的,我也喜歡你。」

  「哈哈,你果然花心,看來我們不做女人是對的。」月兒一把推開我,笑瞇

瞇的和小月站在一起。

  「你們……」我剛想問李月,一陣濃煙過後,小茹和月兒變成了兩個一模一

樣的大鬍子男人,而且笑瞇瞇的看著我。

  「啊,我喜歡你們,快變回來。」我大叫一聲擡起了頭,「咦,這裡…?」

我發現我處於公司辦公室裡面。

  「笨蛋,你那樣叫很嚇人的知道嗎?」月兒生氣的叉著腰看著我,小茹在旁

邊吃吃的笑著。

  「月兒,你沒變?」我開心的抱著她,對著她的額頭親了又親,然後我望向

小茹也想給她來個甜蜜的擁抱,「碰」,「啊!好疼你做什麼?」我後腦勺被月

兒狠狠的K了一下。

  「你太髒了,剛才你睡得像死豬一樣還淌了不少口水,現在居然敢親我?」

  「那你也不能下這樣重的手呀!」我終於知道剛才我是在睡覺,這段時間以

來由於我改變了我的生物鐘,最近的睡眠好像都不太充足,所以我剛才伏在桌子

上睡著了。(本來還想親小茹的,月兒這三八打得我好疼)

  我惡狠狠的看著月兒,她一臉不屑的樣子讓我恨的牙癢癢的。小茹這時微笑

的走過來,雙手環著我的脖子∼仰著臉溫柔的看著我∼然後掂起腳尖∼小嘴貼上

我的唇,一個意想不到的吻,我馬上抱緊她熾熱的回應著。

  「小茹,你怎麼這樣便宜他呀?」月兒狠狠的跺著腳。

  「我知道你想什麼,我喜歡你。」旋久,我和她才依依不捨的分開了唇,她

幽幽的和我對視著述說著。

  月兒她走上前來在我的耳旁說道:「明天來我那裡,我有事要說。」月兒的

表情這時很奇怪,她的眼色中透露出幾種讓人難以琢磨的眼神,小茹也奇怪的看

著她這個姐姐。

  今天下班後,我和月兒坐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車,來到了位於鬧市中心的一家

旅館內。「你家開旅館的?」我們沿著幽暗的走廊一直向前走。

  「不是的,以前我沒有地方住所以租在這裡,現在我有穩定的工作了所以我

馬上要搬出去的。」

  她在前面牽住我的手,我感覺她的小手冷冰冰的,我一把抱住她,「你害怕

嗎?住在這裡。」懷中的她顫抖了一下,隨後她掙開了我,向前跑去,我緊跟其

後。

  「吱呀」,黑暗中的的門發出難聽的聲音。「到了,就是這裡。」月兒把燈

打開,一陣光明把處於黑暗中的我刺得睜不開眼。

  「你要喝東西嗎?」月兒拉開冰箱的門拿出兩罐啤酒問我。

  「謝謝,」我伸手接過一罐,擡眼打量四周,這裡的一切都很簡單,睡房∼

洗手間的老式旅館格局,家裡的傢俱只有一張桌子∼一張單人床∼還有冰箱∼其

它的什麼都沒有。這裡月兒打掃得蠻乾淨,可以看得出月兒很愛衛生的女孩。

  「啊!這件西服?」我擡頭睜大了眼,看到門後掛著的一件瑞金店的男士西

服。

  「怎麼樣?我很有眼光吧?」月兒有點得意的表情,我的火一下躥了起來,

跳起來摘下衣服。

  月兒慌忙阻止:「你要幹什麼?」

  「我要撕了它,讓你做不成男人。」

  「我當男人關你什麼事?」

  「我喜歡你呀。」我大吼起來。

  「可我對男人沒興趣。」她拉住西服的一角拚命的和我死拽著,我一把推開

她用驚人的蠻力把她的西服瞬間化為幾節,她擡頭看著心愛的衣服被我撕毀,傷

心的蹲在地上哭了出來,可我還不解氣,我還撕∼繼續撕∼拚命撕∼用力撕∼直

  旋久旋久,我終於安靜下來頹然的坐在地上,她坐在床上盯著我,好像不認

識我一樣。

  「你滾。」她冷冰冰的對我說道,她的冷我是第二次感覺到了,像一塊不會

融化的冰。我只有起身無力的離去。

  第二天,月兒和以往不一樣了,她打扮得很另類,她又穿上一件和我昨天撕

爛的一模一樣的西服,無可否認穿上男裝的她比穿上女裝的她要有魅力多了,她

比以往少一份嫵媚多一份俊秀。公司裡的員工無論男女都被她吸引得效率大低。

  她和小茹愉快的交談著,她對昨天的事看起來是耿耿於懷,連招呼都沒和我

打,我悶著氣坐在椅子上裝做看報子的樣子,心裡火氣翻騰。這時頭頂被人給劈

了一下,我確認是給人劈了一下,我站起身來回頭一記漂亮的鉤拳,「啊!」徐

強慘叫著整個人被我打翻在地。

  「啊!董事長!你怎麼會?」我沒有想到是徐強。

  「董事長,你怎麼樣?」公司裡的員工全跑過來,小茹和月兒把他攙起來。

  「沒事沒事∼你們回去∼方天名,你跟我進來。」徐強在攙扶下勉強站起身

子,他指著我的鼻子對我說道,我步隨他進入他的房間,小茹很擔心的拉著月兒

的手焦急的張望,月兒安慰著她眼色中也不免有點擔心。

  「火氣很大呀!吃炸藥了?」徐強反手關上門,摸著被我打疼的下巴對我說

道。

  「你別管,我現在很不爽!」

  「喲∼看來你好像很失敗呀!讓我救救你吧。」他拿著手上的東西遞給我。

  「什麼呀?」我疑惑的接過來,原來是三張去芭雅提的機票。

  「我給你們放假,就說是你們取得好成績給你們的獎勵。再說你在這裡這樣

子我感到很不安全。」徐強悠閒的慢慢道來。我想了想的確是個好主意,我太開

心了,如果徐強是女人我一定會親他一口∼哈哈∼∼∼∼

  「天名。」徐強抱著拳猙獰的走過來。

  「你要幹什麼?」

  「當然是報仇呀!」

  「啊∼∼∼∼∼∼∼∼∼∼∼∼∼∼∼∼∼∼∼∼∼∼∼∼∼∼救命呀!」

(月兒和小茹聽到門裡傳來拳打腳踢的聲音和我慘呼的聲音。)

             第六章  夢想成真

  小茹依偎在我的懷裡,和我一起望向飛機舷窗外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心裡

十分甜蜜,月兒坐在小茹身邊用奇妙的眼神看著我,現在小茹完全把我當做她的

男朋友,從上次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再也不對小茹那樣的拒絕,但是月兒好像不滿

意我和小茹的這種關係∼或者還是……轉眼之間芭雅提已到。

  「好藍的海呀∼我們真的住在這裡?這裡就像天堂一樣呀。」小茹睜大眼睛

開心的說道。

  這裡的確像天堂一樣,沙灘,別墅,陽光,海岸,我也許真的該放鬆一下,

「走!我們去開賽艇去。」

  我領著她們向海邊走去,一路上兩個小女生唧唧喳喳開心的聊著。當月兒換

上泳衣時我開心的笑了,畢竟她還是穿上了女式的泳衣,還說什麼她是男人∼真

好笑∼。我開著摩托艇和月兒的摩托艇互相追逐著,小茹在我身後緊抱著我,閉

著眼睛害怕得不得了,月兒還真厲害,怎麼都無法超過她,不過她也沒有辦法超

過我,就這樣靜靜的月色已出現在海面上。

  篝火在寧靜的海灘上燃起來,小茹和月兒都盯著我不斷翻滾著的一隻羊腿,

「你們餓了嗎?」我把羊腿用刀切給她們,她們點了點頭,迫不及待的接過我削

給她們的肉。

  「小心燙。」我吩咐道,我不斷的削下肉給她們,她們看來餓壞了,都怪我

們一心貪玩,到了晚上才發現油不夠回去了,不得已才來到這個小島上,這個小

島大概只有一公里左右,比較好的是小島上蓋著一個小茅屋,我想大概是為了給

遇難者提供救援的吧∼我們在裡面看見了不少乾柴還有火柴以及這塊干羊腿。

  「你不吃?」月兒看著我問道,小茹也停下看著我。

  「你們吃吧!我不餓。」其實我也很餓,但是她們是女孩子,餓成這樣一小

塊羊腿都不夠了,我怎麼可以吃呢?

  月色中的海岸真是美麗極了,篝火早就熄了,看著沈睡著的兩女我心裡充滿

幸福的感覺。我也躺下身去雙手撐著頭擡眼望向天上美麗的圓月,不知道過了多

久,旁邊傳來奇怪的聲音,我側過身子向聲音來處看去。

  我看見月兒和小茹摟抱在一起,月兒把頭埋在小茹的身體裡,小茹的頭向我

這邊看來,完了,被發現了。小茹盯著我沒有說話,她好像下了什麼決定似的一

翻身把月兒壓在身下,月兒低呼一聲,小茹很激情的吻起她的唇,兩人的表演真

讓我想入非非,小茹用雙腿騎著她一邊和月兒熱吻,也許月兒發現了什麼,在小

茹的身下掙紮起來。

  「你還不快來?」小茹對我大叫起來,「我知道你喜歡她,現在你可以上她

了。」小茹焦急的說道。

  「暈!不是呀小茹我……」

  我正要解釋我是如何的君子時,月兒打斷了我,「你放開我小茹,我願意給

他。」月兒悲憤起來,小茹放開了她,低下頭不敢看她,月兒站起身來慢慢的走

向我,我感覺她好像一頭狼∼一頭……

  月兒很快的吻上了我,我很笨拙的反應著,因為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幹什麼。

但是我很喜歡她,她的主動讓我大腦一片空白,她的手好像在慢慢下滑,甚至於

伸到了我的褲子裡,她蹲了下去,伸手把我的拉鏈拉開,我的小弟弟馬上頂了出

來,月兒用手輕輕的替我打起了飛機,靈巧的舌也舔上我的馬眼,我按住她的肩

膀閉上眼享受起來。

  「這是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小茹。」月兒用手套弄著我,轉身問小茹道。

  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我在享受些什麼呢?月兒根本不喜歡我。我猛的睜開了

眼,把月兒粗暴的壓在地上,月兒像是料到了似的,一點也不意外,反而抱住了

我,伸頭過來吻我。我們像一對野獸發瘋似的替對方脫下衣物甚至是撕開衣物。

  很快我的陽具深入了她的體內,好像我的弟弟又穿過了什麼,月兒悶叫一

聲,身體也痙攣了一下,我猶豫了一下想起了什麼,可是月兒用她的腿勾住了我

的背主動的蠕動起腰來,我馬上被慾望擊潰,快速而用力的貫穿起她來。

  我望向體下的月兒,月兒的臉蒼白得沒有血色,她咬著牙拚命的對抗著我,

額頭上也湧現出一片汗水。我有點不忍心,想要抽身離去,她好像看穿了我的所

想,「怎麼?不行了嗎?你不是一直想得到嗎?」

  她的話又刺激了我,我和她像一對野獸一樣翻滾著∼撕咬著∼抵抗著∼,我

們忘記了一切∼唯一所想是要征服對方。這時候一陣抽泣聲從耳旁傳來,我們停

止了動作,看向了小茹,小茹在哭,哭得很傷心。把我們從遙遠的地方一下拉了

回來。

  「小茹」「小茹」我和月兒站起身子不約而同的安慰起她來。

  「對不起,」小茹哽咽著說,「我不喜歡你們把對方看作仇人一樣。」我和

月兒默默無語,我這時才發現月兒的腿上淌了血跡,我又……

  「月兒姐姐,你真的不喜歡天名哥哥嗎?」小茹睜大眼睛問月兒。

  「我……」月兒張開了嘴,而後又閉上。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一定喜歡對嗎?」小茹把頭埋進月兒的懷裡。

  「是的,也許我喜歡吧。」月兒低聲道。

  「我也喜歡你呀!月兒姐姐∼我們三個都喜歡對方,對嗎?」小茹看著我,

我望向月兒,默默的向她點點頭,月兒也微笑起來。

  月色依舊深沈,三人的心境都不一樣了,我們三人睡在沙灘上,我和月兒吻

著對方而小茹則躺在我們腿間給我們舔弄著私處,我是第一次認真的吻月兒,她

的舌滑而細膩,我用嘴吮吸著她,小茹也把臉迎了上來,我和小茹的兩條舌伸入

月兒的口中撥弄著她,三人吻在一起,慾火漸漸伸高。月兒呼吸漸漸沈重起來,

我和小茹分別捉住她的手,分別捉住她的酥乳吻了起來。

  「舒服嗎?」小茹搓弄著她的乳房。

  「舒服……唔……」

  小茹又埋下頭和我一起奮鬥著,我走到了小茹的身後輕輕的褪下她的泳褲,

用我的碩大對準她的小穴。

  「可以進去嗎?」我問著小茹。

  小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姐姐抱緊我。」小茹對月兒道,月兒依言抱住了

她,小茹用手按住自己的臀部,支起腳回過頭給了我一個堅定的眼神。我慢慢深

入進去,小茹的身子顫抖的很厲害,還輕輕的哭了起來。

  我和月兒哄著她撫摸她,我在她身後一下一下的挺動身體,小茹還是在哭。

月兒問道:「真的很疼嗎?要不要我替下你?」

  「不用咯∼天名哥哥,你能在弄我的時候吻吻我嗎?」小茹回頭徵求我的意

見,我點點頭把小茹抱了起來。

  小茹用手繞過我的脖子反手圈住我,扭過頭來和我親嘴,月兒則在前面把手

伸到我和小茹交合的地方按摩著小茹的小妹妹,不一會小茹的情況緩解過來,她

的抽涕轉為喘息和呻吟,我的速度逐漸加快,小茹大聲的呻吟著,她的身體也不

斷扭動著。

  當我把她按在身下狠狠抽動的時候,小茹也學會了迎合,也學會了利用身體

來對抗,我們發出巨大的聲響,我的肉棍飛快的貫穿她的身體帶動她的陰唇,透

明的液體四處紛飛,月兒咬著嘴注視著這一切。終於我在小茹的體內射了精,小

茹還沈浸在高潮中,她還不斷的向後撞∼向後撞∼我們安靜的睡著了一會。

  當我再次醒來發現月兒坐在我旁邊默默的注視著我,她的裸體和月色溶為一

體,讓我的小弟弟再次直豎起來,「啊!」小茹醒了過來,因為我的肉棍還在她

的體內,我一勃起她當然有反應。我們分開彼此坐了起來。

  「名哥哥你想弄月兒姐姐嗎?」小茹撫摸著我的的小弟弟笑著問我,我輕輕

的點點頭。

  月兒依偎在我身上,我摟著她,小茹伏在我們身上,她給我打著手槍,又把

頭埋下去親吻月兒的陰唇,我和月兒刺激得同時伸手按住她的頭。

  「你們兩個好壞呀,都有反應了呀。」小茹在下面含糊不清的說道。

  看到我們太興奮了,小茹擡起月兒的腿讓她跨坐在我身上,我緊緊的抱著月

兒,小茹握住我的弟弟分開月兒的妹妹問道:「你們準備好了嗎?」

  月兒用力的抱著我,小茹終於把我的陽具送入月兒的陰道裡,「啊!」月兒

發出一聲悅耳的呻吟,小茹趴在地下把頭伸進我們交合的地方舔著我倆。

  「月兒,你好瘦喲。」我撫摸她的背部對她小聲道,「你以後可不可以為我

多吃點?」

  月兒她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小茹第一次疼得大哭的樣子我現在還記得,

可是同樣是處女的月兒天生有一種堅強的性格,我知道她很疼,這可以從她咬我

肩頭的力度可以看見,還有她的指甲也深深的抓住我的背,我聳動的時候力度再

大她也不會哭,只是咬著我悶哼著,她是讓男人絕對想上的精品。

  小茹在下面扳開月兒的臀肉,觀看著肉棍進出帶出陰唇的情景,月兒感覺到

了,她扭動身體不讓小茹看,這樣增加了我快感的力度,我拚命的幹著她,享受

她陰道對我的劇烈摩擦,她被我刺激得發瘋起來,不斷的起伏拋高自己的臀部,

我們發出巨大的聲響。

  小茹先按住上下起伏的月兒,把她的一根指頭伸進我倆交合的地方,然後才

讓我們動,我和月兒簡直要發瘋了,我們交合的地方本來就已經夠緊了,我的肉

棍在月兒的體內就在不斷的充血膨脹,現在小茹的指頭伸進來這種刺激簡直是一

種折磨。

  月兒才隨我動了一下馬上就到了高潮,她鬆開咬在我肩膀上的口,身體不斷

的痙攣著,我可以感覺她裡面不斷噴灑出大量的汁液澆在我的龜頭上,她的陰道

不斷收縮箍緊著我,我的弟弟再這樣要斷的。

  小茹也感覺到不妙,慌忙撤出手指,我也把弟弟撤離,她的私處噴射出一股

一股無數的水花,小茹被濺得一臉都是,我剛才也快要高潮了,我忙把小茹抱過

來,我分開小茹的腿很快進入她,在一陣猛攻之下,我很快射進小茹的體內。